首页 > 综合 >聆听历史脚步声——欧洲档案见证中华民族踏上复兴之路

聆听历史脚步声——欧洲档案见证中华民族踏上复兴之路

发布时间:2019-12-01 08:13:23
[摘要] 特写:聆听历史足迹——欧洲档案见证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新华社布鲁塞尔10月1日电-聆听历史足迹-欧洲档案馆见证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新华社记者历史是用发黄的纸呈现的,每个字都非常厚。真实的物体一个接一个地记

(新华社标题)特写:聆听历史足迹——欧洲档案见证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

新华社布鲁塞尔10月1日电-聆听历史足迹-欧洲档案馆见证中华民族的复兴之路

新华社记者

历史是用发黄的纸呈现的,每个字都非常厚。一张接一张的照片讲述了一个受苦受难的国家及其对复兴的深切渴望。真实的物体一个接一个地记录着一个经历了艰辛和努力的国家的荣耀...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新华社记者走进欧洲档案馆、伟人故居和百年老店,翻看尘土飞扬的文件,采访研究学者和历史见证人,聆听历史的脚步,见证中华民族走上辉煌的复兴之路。

犹豫

在德国埃森郊区。过去,军事和工业巨头克虏伯家族(Krupp family)拥有的H庄园到处都是鸟和草。自雕梁画栋的“中国馆”建成以来,它第一次为中国记者打开了一扇猩红色的大门,也开启了一段被遗忘已久的历史。

鸦片战争的炮火粉碎了清朝皇帝的梦想,即中国将进入这个王国。深受外国枪支和大炮之苦的清政府希望通过向西方列强购买军事装备来改变被动局面。

克虏伯家族在过去的100年里一直保持着一个相对完整的向旧中国出售武器装备的记录。

一个灰色封面文件夹静静地放在一张长桌上,上面清晰可见德语:1847年至1912年制造的火炮清单。

“洋务运动期间,中国是克虏伯在欧洲以外的最大客户。清朝可以购买欧洲最先进的火炮和其他军事装备。”克虏伯基金会的历史档案员丹尼尔·德罗斯特说:“有八页克虏伯沿海和野外火炮出口到清政府的记录。”

德罗斯特指着“舰艇”提供的“15厘米35倍火炮直径”的栏目说:“这是清北洋海军师“致远”、“靖远”、“靖远”和“靖远”的武器装备

从大连旅顺炮台、厦门胡立山炮台、威海刘公岛炮台,到北洋海军主力“致远”等战舰,克虏伯炮兵见证了中华民族被欺凌的屈辱,也听到了中国军民奋起反抗的英雄之歌。

位于英国东伦敦格林威治的老皇家海军学院仍然保存着当时中国学生的档案。鸦片战争后,一群扎着辫子的晚清学生在这里接受了海军知识和技能训练。

在1894年的中日战争中,海军装备了从德国和英国订购的炮艇和从国外返回的船长。北洋海军的失败让中国人大开眼界,他们真正权衡了“如果这个国家对外界封闭,它就会落后,如果落后,它一定会被打败”的分量

德国杜塞尔多夫大学的汉学家和历史学家帕考(Pacaud)表示,清军的维护、后勤、供应和战时指挥远远落后于日本,暴露出晚清政治体系的低效。它还表明,如果不探索国家制度的改革,购买先进的武器和设备是远远不能自我改进的。

从外国列强购买的枪支和从西方进口的系统仍然是中国不能接受的。洋务运动、戊戌变法和辛亥革命都没能改变中国人民的悲惨命运。民族复兴的梦想还很遥远。

在漫长的夜晚很难看到赤县的天空,风和雨就像岩石一样,把旧花园变暗了。中华民族复兴的道路曲折。

搜索

与喧闹浪漫的香榭丽舍大街不同,巴黎的高德弗罗伊大街安静祥和。虽然路边的小旅馆不太受欢迎,但嵌在街道墙上的纪念牌匾吸引了行人的注意。

周恩来在法国逗留期间,从1922年到1924年住在这里,上面刻着周恩来的头像和一行金色的法语。

在20世纪初的中国,军阀混战,人民没有多少可依靠的。一群渴望一个繁荣昌盛、民族复兴的中国人已经出国,试图为古代东方国家寻找真理和光明的道路。

去法国工作和学习的周恩来、邓小平、聂荣臻、李富春等革命青年在这个小房间里留下了足迹。这些穿着旧西装、穿着工作服、吃着硬面包的年轻人住在一个小隔间里,在昏暗的灯光下阅读《共产党宣言》,并在心中写下只有共产主义才能拯救中国的坚定信念。

蒙太奇市杜吉公园不远处,一座有300多年历史的老房子屹立在雷蒙烈街上。这里曾经是中国勤工俭学青年的住所,现在是中国在法国勤工俭学的蒙塔尼纪念馆。

1920年,年仅22岁的周恩来去法国留学。抵达巴黎后,他发起成立了中国欧洲青年共产党(后改名为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欧洲支部),开展党团活动,编辑革命刊物《青年》(后改名为《赤光》)。

一张发黄的照片记录了蔡和森和向靖宇在蒙太奇市杜吉公园召开法国学生会议的场景。在照片中,十几个年轻人,坐着或者站着,聚集在公园的一个角落里。尽管他们的外表不再清晰,但他们拯救国家免于灭绝的呼声仍在他们耳边回响。

有些人回忆起这样的时光:“我在法国呆了5年多,包括在工厂呆了4年,做繁重的体力劳动...那时工资很低。但这也有好处。这种生活让我接受了马克思主义。”

他是邓小平。

在荷兰皇家文理学院国际社会史研究所的档案中,记者看到比利时向马克思发出驱逐令,马克思宣传了1848年的革命。

在法国蒙塔塞中国勤工俭学纪念馆,馆长向记者展示了法国内政部1926年发布的驱逐令副本。被驱逐者的名字是邓希贤——正是邓小平使用的名字。

历史总是巧合地包含着必然性。

马克思曾多次被普鲁士、法国和比利时驱逐,但他的理论像壮丽的日出一样照亮了人类寻求自身解放的道路。年轻的邓小平在法国一步一步走向马克思主义,完成了共产党最初的核心和使命——为人民谋幸福,为民族复兴。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诞生了。郑在自己的旗帜上庄严地写下了马克思主义,这拉开了20世纪中国社会最大革命的序幕。

“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毛泽东在1949年金秋庄严宣告了一个新时代的到来。

自17世纪以来,英国的大英图书馆一直保存着新闻档案。新华社记者发现,仅在1949年10月1日一个月后,英国主流媒体如《泰晤士报》和《每日电讯报》就发表了100多篇关于新中国的报道,密切关注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的新气候。

“新中国的成立改变了东亚的政治和战略版图。它的影响可以和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相提并论……”泰晤士报在1949年10月3日发表了一篇题为“新中国”的文章。

大海充满了曲折。中华民族的复兴已经到达了一个新的历史起点,它正努力从命运的最底层崛起。

聪明的

中国共产党从强大的船只和枪支对外开放,到积极开门,从处于“被世界驱逐”的边缘,到积极参与全球治理,引领经济全球化浪潮,带领亿万人民战胜艰难险阻,迎来辉煌。它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目标,比历史上任何一个时期都更有信心和能力实现这一目标。

欧洲的许多企业和老百姓已经成为中国对外开放和追赶世界的见证人和参与者。

德国沃尔夫斯堡大众集团的历史档案保存着一张照片:一群身着中山装的中国人聚集在大众办公室的工厂沙盘前,仔细聆听解释并做笔记。

大众集团历史档案馆媒体总监蒂尔·兰根伯格(Dealt Langenberger)告诉新华社记者,1978年冬天,时任中国第一机械工业部长周子健带领团队,决定带着向国外先进企业学习的迫切愿望,暂时“拜访大众公司”。没有预约,代表团灰溜溜地来到大众汽车工厂门口。

周子健通过翻译向值班警卫做了自我介绍:“我是中国第一任机械工业部长,想会见大众汽车公司的负责人。”警卫对步行前来的中国部长持怀疑态度,但他仍然通知了施密特,他是当天大众汽车公司唯一的高级管理人员。

没人想到这一“错误”的经历为中国汽车工业通过合资企业的发展开辟了道路。

据大众集团统计,2018年大众在中国交付了超过421万辆汽车。兰登·伯杰(Langdon Berger)表示,中国已经超过美国和德国,成为德国汽车公司的最大市场,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中国的改革开放。"今天,我们无法想象没有中国市场,公众会是什么样子."

不落后的紧迫感应该鼓励中国跑得更快,迎头赶上。

要取得长足的进步,必须有打破僵局、解放思想的勇气。

在距离沃尔夫斯堡300多公里的杜伊斯堡工商会门前,矗立着一尊半身铜像。他是威尔纳·格赫里希,改革开放后中国聘请的第一位国有企业“外籍董事”。

1984年,60多岁的退休工程师格赫里希在德国退休专家的推荐下,前往中国武汉柴油机厂(Wuchai)。此后,他受雇于吴才。

格赫里希的儿子伯恩特·格赫里希在家里给新华社记者看了一张老照片——格赫里希穿着土拨鼠帽,正在和员工们讨论整个工厂的工资改革计划。

格赫里希是一位严肃的管理者,他强调以岗位为中心,提高产品质量,帮助老国有企业重获生机。他还写了26万字的建议,对中国国有企业改革有很大的参考价值。

从技术、语言、医疗到酒店管理、体育等领域,中国引进的“格赫里希”数量越来越多。

改革开放已经成为中国与时俱进的重要法宝。

在过去的70年里,岁月如歌,走过了“习俗的光荣和道路的真理”的昨天和“人生的沧桑”的今天。到了“我终有一天会扬帆破浪”的明天,欧洲档案中记载的中国近现代史一再证明,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中国,只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发展中国,只有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才能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与会记者:黄勇、翟伟、顾振秋、英强、冯岩、金晶、张远、田东东、朱升、桂涛、王子晨、任可、张戴雷、闫涵、赵玉超、韩谦、高晶、连珍、单玉琪)


贵州快三 甘肃快3投注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江苏福彩快三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niagapoker.com 排湖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