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教育 >新高考已至,生涯规划赛道刚起风

新高考已至,生涯规划赛道刚起风

发布时间:2019-11-21 14:28:55
[摘要] 近一两年,“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这条细分赛道的热度正在升温。论及新高考给职业生涯规划赛道带来的机遇,我们有必要先来看看这一轮新高考究竟“新”在何处?短短两三年时间,“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赛道已经初具规

多元化录取、自主招生和“3+3”选修考试...随着新高考政策在全国的实施,一度不温不火的职业生涯规划终于获得了动力——如果高考“硬边”分数是进入高等学校的通行证,那么合理的职业生涯规划就是指南针。

然而,绝大多数学校和家庭的学术和职业规划都是“贫穷和贫乏”的,这为职业规划市场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为教育和创业创造了“新的蓝海”。在过去的一两年里,“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越来越受欢迎。

“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是始于2015年左右的高考改革开创的一个新领域。然而,直到2017年,包括北京在内的第二批高考改革试点地区才正式进入新的高考周期,这一领域真正开始活跃起来。关于新NMET给职业规划带来的机会,我们有必要看看新NMET在哪里。

作为恢复高考制度以来最具活力的改革,高考改革打破了“终身一考”的单一选拔标准。招生方式更加多样化,自主招生、综合素质测评等选拔形式的比重逐步提高。同时,学生的选择也增加了。采用了“3+3”或“3+1+2”考试模式,而不是将科目分为文科和理科。每个学生至少有20种考试科目的组合。

理想是丰满的,但现实是非常瘦骨嶙峋的。对于家庭来说,在新高考的背景下,家长和学生在进入高中第一年时都需要决定未来的职业发展方向,因为科目选择的结果直接决定了三年后将要填补的高考志愿人员的专业范围,并且在很大程度上也决定了未来的职业方向。这是一个闭环。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过去,只有在高考中才会面临的专业选择和职业方向选择问题,被降低到了较低的年龄组。

对于绝大多数学生来说,在这个阶段,他们不仅发现很难理性地认识自己,而且还缺乏对自己职业的最低限度的了解。作为父母,他们中很少有人有能力成为孩子生活中的导师。因此,他们经常寄希望于学校。然而,学校也面临着人才和资源的困境。在第一个新的高考周期,包括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相当多的学校不仅无法为学生选择科目和考试提供科学指导,而且由于教师和教室的短缺,也无法自主选择科目。

正如职业发展平台“道路梦想”的首席执行官杨雪琴所说,“如果满分是100分,全国大部分地区的学校只能得30分,有些地区甚至得0分,发达地区只有70分,所以他们真的需要外力的引导。”

家庭和学校在学术和职业规划方面的“穷人和穷人”为职业规划市场提供了巨大的发展空间。

据《中国教育年鉴》统计,全国有24900所高中教育学校,学生2374万人。据保守估计,以人均1000元的年支出为基础,2022年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市场将达到1000亿人的能力水平。

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供应。在短短的两三年时间里,“中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轨道已经初具规模,并与乙方形成了相对稳定的合作关系。

新精英职业教育合作伙伴李春雨表示,高考改革呈现出学生和学校两端不同的需求,从而催生出不同的市场服务。一般来说,它包括职业规划、自主招生和高考志愿申报。

在细分领域,对学生和家长来说,主要体现在学科选择的指导、多种深造计划和高考志愿申报上。这项服务通过一对一的咨询、培训和指导得到了更好的解决。在学校方面,它分为安排班级、管理学生质量档案、实施职业教育和质量提升活动(研究+培训)等服务,这些活动通常包括软件、课程、教师培训和研究活动。

职业介绍机构有两大类背景:一是高考服务机构,它在扩大现有服务项目后,有“职业规划”的称号;第二个是职业规划组织,它为高中领域提炼理论和方法,开发新课程和培训,并将其扩展到新的服务群体。

尽管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学生群体的职业规划圈出现了明显的升温迹象,但在1000亿英镑的市场中坐以待毙并非易事。

“主要瓶颈是商业模式不明确,没有良好的制度,也没有评价指标和评价方法,导致进入这个行业的从业者没有明确的方向可循,只能依靠自己的想法。”学生职业发展平台“路梦”(Road Dream)的首席执行官杨雪琴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商业模式,目前进入轨道的许多人都是短期投机者,他们利润驱动力很强,但不利于行业发展。从从业者的角度来看,她期待着大型教育机构的出现和行业标准的建立。

同样,李春雨一再提到缺乏评价标准。“从新高考得出的职业规划并不直接指向高考。你是否能进入大学并提高你的成绩可以得到有效的评估,但是职业规划在这个过程中的有效性和机制却无法评估。当产品不能被有效评估时,需要确定产品的服务形式、持续时间和有效性测试,并且需要在几年的实施之后确定标准。解决了这个问题的人将有权发言。”

缺乏一个总部组织也是该行业的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市场过于分散;另一方面,为中小型组织保留了更多的空间。因此,尽管职业规划电路刚刚起步,存在许多瓶颈,但几乎所有从业者和潜在从业者都对行业发展持积极乐观的态度。英图教育首席执行官谢勇甚至断言:“未来五年将是蓝海”。

对杨雪琴来说,“牛气”的原因很直观:随着高考改革在全国的普及,二三线城市的紧迫感急剧增强,一线城市的“打样”也起到了积极的示范作用。今年以来,包括云南和内蒙古在内的偏远地区对职业规划服务的接受度很高。在此之前,许多非一线城市的教育部门认为职业规划与分数相比是“不切实际的”和“不必要的”。显然,新高考的全面推进已经产生了积极的催化作用。

李春雨还认为,中小机构进入学校还不算太晚。从发展阶段来看,个人志愿高考申报服务、学生职业生涯规划课程和软件还有更大的发展空间。他分析说,职业规划的发展阶段因不同群体而异:在学生层面,职业规划仍处于初级阶段,市场规模约为20-30亿元。在学校端,市场规模约为8亿至10亿元,因为立信、HKUST迅飞等主要机构已经做出战略投资安排,中小机构的竞争压力将更大。

对于新来者来说,市场属于一个相对封闭的生态系统,不管是为学生还是学校服务。学生的意识、教育政策和主管部门因地区而异。最好在拥有资源(渠道、品牌)或技术(课程、软件)后进入。一般来说,对于高端市场来说,资源比技术更重要。对于高端市场来说,品牌不仅仅是服务。

在他看来,职业规划行业在未来几年将经历几个阶段:最初的渠道很快被主管和新来者占据的“暴力时期”;现有的产品不能满足实际需要并进行评估,导致大量课程的“冻结期”和软件浪费。产品和服务升级的迭代、标准的快速推广、用户对的增加以及产品暴力减少的“朝阳期”。

“以上阶段将经历两到三个高考周期。在这段时间里,谁能建立评价标准,谁能笑到最后。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教育是一个长期投资行业,而不是一项业务,需要有远见和技术的公司进行长期投资。”

本文转载自作者陈郁的微信公众号“未来之星”。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陕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西快乐十分 pk10下注 湖北快三


焦点

推荐

最新

精选

© Copyright 2018-2019 niagapoker.com 排湖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